您當前的nai)恢︰環球(qiu)傳媒網>新聞 > 熱點 > 正文
真實版《寄(ji)生蟲》地下室一族︰蟑螂(lang)亂竄
2020-02-21 17:13:25來源︰環球(qiu)網編輯︰

陰暗逼仄(ze)的密閉(bi)空間、蚊蟲叮咬、路(lu)人便(bian)溺……韓國電影《寄(ji)生蟲》fen)興杌嫻惱廡xie)場景,是該國社(she)會底層居民的真實生活寫照。在(zai)該片(pian)斬獲奧斯(si)卡多項大獎後,韓國“地下室一族”的生活狀況(kuang)受到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。令一些(xie)媒體(ti)唏噓不已的是,相(xiang)比影片(pian)的藝術加(jia)工,不少居民所面(mian)臨的現實狀況(kuang)可能更為不堪(kan)。

半(ban)地下室中的“寄(ji)生蟲”

英國廣播(bo)公司(BBC)記者近(jin)日對yuan) ldquo;地下室一族”進行了一次(ci)深入探訪(fang),31歲的nai) 饜幸蕩右等嗽蔽食音)就是其中之一,他的居所就是一處(chu)類似于“防空洞”的“半(ban)地下室”。由于其寓所高出地面(mian)的部分(fen)有限,室內極度缺乏陽光照射,環境(jing)陰暗而潮濕。據他表(biao)示,就連好養易活的多肉植can)鐫zai)這種環境(jing)下都ji)岩源cun)活。特別(bie)是一到夏天,這種房間四處(chu)長霉、蟑螂(lang)橫行,洗好的衣(yi)服(fu)過(guo)很久也難以晾干;在(zai)霉菌和下水道的雙(shuang)重“燻陶”下,衣(yi)物上(shang)永(yong)遠散(san)發著pai)鹽諾鈉mdash;—正如電影《寄(ji)生蟲》fen)興杌嫻哪茄yang),貧窮的主角一家無論穿(chuan)著如何故(gu)作體(ti)面(mian),都無法擺(bai)脫“地下室的mou)粑rdquo;。

不僅如此,吳基哲的居所非常狹lie)。赫庵治葑擁(yong)牟愀弒揪陀邢蓿 郎淶納杓ji)還要高過(guo)地面(mian)半(ban)米,為此他在(zai)如廁(ce)和洗漱(shu)時,必須保持半(ban)蹲、或(huo)岔開(kai)兩腿才pai)芙小(xiao)K嘈ψ潘shuo),剛剛搬(ban)進來時因為不適(shi)應這種構造(zao),身上(shang)經常會因磕(ke)mu)吶讎鱸zao)成瘀傷。這種屋子也毫無隱私可言(yan),外(wai)面(mian)的人song)腹guo)窗戶就能看(kan)到室內的一切,有人會在(zai)他的窗台附(fu)近(jin)抽煙(yan)、吐痰。有其他住客也“吐槽”道,該類寓所隔(ge)音極差,鄰居yong)畝曰啊 ce)所沖(chong)水、甚至夫(fu)妻生活都ji)芴de)一清二楚;手機信號時有時無。此song)wai),“地下室社(she)區”的治安狀況(kuang)也非常糟糕,居民時常要擔憂盜竊、搶劫(jie)甚至lie)鄖值確縵xian)。

每逢雨季,這些(xie)居民更是徹夜難眠,因為一場大雨就可能將全(quan)家淹沒。為此,人們隨(sui)時準備攜(xie)帶有限的財物逃(tao)到戶外(wai)。8年前的一場暴(bao)雨,令首爾居民金(jin)喜順(音)至今心(xin)有余悸︰當年她和女(nv)兒居住在(zai)西林洞一處(chu)半(ban)地下室,突如其來的大雨傾瀉(xie)而入、房門又無法打開(kai),最終母女(nv)倆通過(guo)廁(ce)所通風口才僥(jiao)幸脫險(xian)。2018年夏天,首爾的一場大雨導致600多名住戶有家不能回(hui),而這種流離失所的狀態維(wei)持了整整一個月。

歷史(shi)的產(chan)物,無奈(nai)的選擇(ze)

BBC稱,半(ban)地下室結構的房屋不僅是韓國都市建築的“怪胎”,也是某(mou)種歷史(shi)遺留(liu)問題(ti)。上(shang)世紀(ji)六七十(shi)年代,韓朝關系高度緊張,韓國時任政府(fu)要求新建樓(lou)房必須加(jia)入地下室結構,以便(bian)在(zai)國家緊急時刻充當類似于掩(yan)體(ti)的安全(quan)工事。起初,出租這類場所屬于非法行為,但(dan)隨(sui)著上(shang)世紀(ji)八十(shi)年代韓國出現住房緊張,政府(fu)又不得(de)不將地下室出租合法化。

時至今日,盡管韓國已經成為全(quan)球(qiu)第11大經濟體(ti),保障(zhang)性住房在(zai)大都市仍然是稀缺資源。對于購房無力、租房困(kun)難的年輕人和貧困(kun)階層而言(yan),半(ban)地下室是為數不多的居住選擇(ze)。據韓國國土交通部2018年統計(ji),韓國目(mu)前共有38萬(wan)戶家庭居住在(zai)地下、半(ban)地下以及閣樓(lou)內。而在(zai)首爾,“住半(ban)地下”的家庭比例(li)佔到全(quan)國六成,達到23萬(wan)戶,這與首爾房價高企有xie)艽蠊叵怠S惺菹允荊 zai)首爾租住80平米左右、設施齊全(quan)的寓所每月要花費130萬(wan)至160萬(wan)韓元(約合人民幣7600元至9400元),而半(ban)地下室的平均租金(jin)約為54萬(wan)韓元。《首爾新聞》稱,連續8年在(zai)首爾住半(ban)地下的一名上(shang)班族表(biao)示,要住半(ban)地下室也要先繳納1000萬(wan)韓元保證金(jin),若想搬(ban)到地上(shang)住,每月得(de)多掏10萬(wan)韓元房租。

“貧窮印記”或(huo)將長期存(cun)在(zai)

在(zai)美國公共廣播(bo)電台看(kan)來,《寄(ji)生蟲》一片(pian)最“扎心(xin)”的部分(fen),是這種地下室結構寓所恰恰折射出韓國社(she)會“結構性的不平等”,階級(ji)固化、上(shang)升(sheng)空間的匱乏,令生活在(zai)底層的“泥勺階層”難以逆(ni)天改(gai)命。如吳基哲所說(shuo),過(guo)得(de)苦一些(xie)倒沒什(shi)麼(me)關系,他靠著努力工作也攢(zan)下不少錢。但(dan)是讓他備感xin)咽艿氖侵  說(shuo)哪mu)光,他說(shuo)︰“在(zai)韓國,擁(yong)有自己的住房、開(kai)輛好車是很重要的事情(qing)。居所能定義一個人shuo)氖糶裕 ban)地下室代表(biao)著貧窮。”

報(bao)道稱,2010年,首爾市政部門開(kai)始(shi)叫停新樓(lou)房“半(ban)地下室”結構的建造(zao)。但(dan)幾乎可以肯定的是,這類象征著“貧窮”的居所,仍yue) 魑 》渴諧〉ldquo;剛需(xu)”在(zai)韓國社(she)會長期存(cun)在(zai)。

相(xiang)關閱讀
    分(fen)享到︰
    版權和免責申明

    凡注有"環球(qiu)傳媒網"或(huo)電頭為"環球(qiu)傳媒網"的稿(gao)件,均為環球(qiu)傳媒網獨家ye)嬡ㄋ校 淳  剎壞de)轉載(zai)或(huo)鏡像;授權轉載(zai)必須注明來源ci)環球(qiu)傳媒網",並(bing)保留(liu)"環球(qiu)傳媒網"的電頭。

    Copyright ? 1999-2017 cqtimes.cn All Rights Reserved環球(qiu)傳媒網-重新lu) 稚畎嬡ㄋ聯系郵箱︰8553 591@qq.com
    中国体彩网 | 下一页